如荇随堰

张起灵视角

篝火噼里啪啦响,借着声音脑袋里放空了会儿,没搭理肩膀上头烫呼呼的胳膊。隔了好一阵子抬了抬眼睑,瞎子估摸着是咂笑了声,拉链的反光明晃晃扎眼得很。黑瞎子他认识,一起下过斗,身手不错。上臂顶了下子上头的肢体,勾肩搭背的感受过于亲密,自己不适应。温度偏高的胳膊还是不识相箍着肩膀,实话不怎么的舒服。视线转到火堆子那头,火星子还是在爆开来,喉底干巴巴嗯了声,没想出他提问的目的。思忖着吴邪的战斗能力,吴老狗长孙太令他失望。本以为,吴老狗的长孙要是折在蛇沼里,终极轮到解家或霍家来守护倒也未尝不可。而照着现在这个局势,解雨臣估摸是当家,霍玲死了霍秀秀倒也算主心骨了。说服两个劳什子的滑头对自己不是得心应手,到时候道上又是一次洗牌。

轻啧一声,这样自己更得护着吴邪那命犯太极家伙,他才活得到守护终极的时候。撑着冷沙子踱到背包儿边上顺了块压缩饼干,拆包嚼几口吞下,硬邦的玩意儿硌得喉咙口干辣。自己倒是没找水的打算,余光瞅到黑瞎子盘腿的剪影。黑瞎子情绪不太对头儿他多多少少也察觉出来,望着地上的双肩包扬扬眉,黑瞎子这人精的事情,再怎么也轮不着自己来管。沙漠夜里头凉的很,砾沙的干冷透过靴底窜上来。矮身坐在距篝火稍近的位置,应该正和黑瞎子对着面——透过火舌夹杂的热潮瞥得见一副墨镜,还有远一点儿的高加索人。大概是把个小时之后的事,自己慢吞吞抬了抬下巴:“我守后半夜。”

评论(2)
热度(6)

© 昭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