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荇随堰

久违了的板绘,一旦开学就太忙了。

 

懒的画背景了x

 

瓶邪的同人文《风声》里的片段!不过实在画的太渣惹。总之还是谢谢西西的授权辣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↓同人文的原文

 

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声,张起灵正在柜子里翻着什么东西。从吴邪这个角度只能看见模糊的一个背影,他最后从木柜子里用手指夹出一件东西。
  吴邪一看到就震惊了,强忍住一脑门子的冷汗,在心里竖大拇指道小哥你太绝了,真人不露相,想不到你又酷又冷的外表下还藏一颗永不停歇的少女心——当,粉红色KITTY猫围裙。
  吴邪笑不出来了。
  因为张起灵两只手拿着那条围裙向他走来,在吴邪的脑补中仿佛笼罩着一层阴森可怖的阴影。
  “小、小哥……淡定,别激动……我很乖的!”吴邪盯着站离他很近的张起灵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  “穿上。”张起灵的声音在他耳朵里听来比平日低缓了不少,甚至带着某种蛊惑性。
  吴邪感到有点晕,……太荒唐了!好像一个梦!这真是这个人吗?真是这个人的声音吗?这还是那个眼神淡出鸟来的张起灵,吃清水白菜的张起灵?还是在这个人的家……里……等等,家里?!
  之后发生的一切都不受他的控制了。吴邪只是愣愣地被他摆布,就像——就像一个中了法术的傀儡。
  那个人给他脖子套上,手指拿着绳子头,手臂穿过腰间,绕到后背,因为他手受伤了,结打了半天都没打成,温热的呼吸淡淡地洒在他脸颊、鼻翼上。
  吴邪胸口紧绷、屏着呼吸,几乎要窒息得晕过去。
  迷离中他看见落地门上反映的两人的身影,亲亲热热的挨在一起,他的手臂像是搂着他的腰,跟拥抱有什么区别?但这只是镜影,令人心碎的暧昧……


  待张起灵不动声色地退开,他低着头,攥紧两只拳头藏在身后,沉默无语。
  “别玩了……”
  他低声吼道。
  张起灵静了一会儿,抬起手,掠过他稍长的刘海,在他越来越红的脸颊上轻轻摩挲:“没有。”
  从来没有。
  在他侧脸上流连的手移到他的下颚,下巴一痛,被人抓着下颚被迫地靠近,就对上了那张脸,眼珠里满是深邃幽暗的颜色,睫毛的震动,轻微的喘息,都显示着眼前的人不够淡定。
  他既然跟他回家,就应该想到后果。 
  他两只手都握住了他的脸,指腹轻柔地划过脸颊,慢慢凑近。
  吴邪惊愕地看着面前那张脸越放越大,一直到不能再近的程度,然而最令他愕然的是那双明显带着沉痛的眼睛。两人呼吸的热气都喷在对方的脸上,连嘴唇的轮廓和热度都可以感觉到……
  “为什么招惹我。”
  “吴邪……”
  温暖柔软的触感覆上了他的唇,似是小心的试探。
  吴邪已经完全地呆掉了。
  见他没有反应,开始抵着唇研磨,辗转着凑到他因呆愣而微张的口中,没费多少力地轻轻一顶,软滑湿润的舌头便钻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唔!”吴邪哪见过这种,舌头在他口腔里毫无章法地大肆戳弄搅动,四处舔吻,舌头被吸住,吻得他应接不暇,口水含在口里吞不下去,腮帮子都酸了,口水从他们嘴唇相接的地方流出来……想要挣扎,但是被张起灵按着后脑勺,越动就越被强制着深入。
  激烈而生涩的吻,两个人都想把对方的身体拉得更近,牙齿和舌头却总是磕碰,上牙齿不断地打架。
  他算是看出来了,张起灵毫无技巧,有的只是热情和蛮力。这个认知不知为什么让他感到甜蜜又心酸。
  吴邪被他吻得沿着柜子滑了下去,跪坐在地上。他空余的手乱挥的过程中,“砰”地一声巨响,锅盖落地。
  “嘶——……”舌头被张起灵那厮咬了一口,一股血腥味弥漫开来,冲淡了空气中浓浓的暧昧。
  吴邪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,脱离开他的束缚,骂道:“张起灵你他妈%¥#@!……”
  张起灵随着他一起坐到地上,一只手仍搂着他的腰,皱着眉看了眼另一只手。
  弄疼他了吗? 
  吴邪顿时如同麋鹿般神色惊疑地看着他。
  两人都喘着粗气,脸色微红,嘴边还牵着暧昧的银丝,就这么相对坐着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。
  吴邪不敢看他的表情,心虚地眼神直往旁边溜,打量着周围的锅碗瓢盆。
  张起灵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,突然站起来,背对着他,手放在了推拉门上。
  暗淡的天光在屋子里流转。吴邪觉得突然读懂了他的背影。
  无限牵挂都在一瞬间落空的失落,美梦总是短暂的,勇气也转瞬即逝。……就像另一个自己。
  他这才明白,张起灵是在孤注一掷,否则他的吻为什么充满了绝望的味道。爱让他感到绝望了,得不到他的甚至是一个清晰的回答令他绝望了。
  张起灵不是强求的人。他是在静默中静静地和他说了再见。
  ——然而,他是不可能令他的美梦破灭的。
  吴邪知道,走出这个门,他就再也没有机会。
  ……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?
  “不准走!”
  吴邪三两步冲到门边,拦腰抱住了张起灵,头深深地埋在他的肩膀上,大力地嗅着他身上的气息。
  不管怎么样,这个人,他再也不想放开了。
  “为什么招惹你……当然是因为我喜欢你,我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喜欢你。”
  怀里的身躯微微一震。
  吴邪手臂一收,将他抱得更紧。
  他闷闷地、委屈地道:
  “小哥,我不能,再失去你了……”
  眼前的记忆如同走马灯一样闪过,他在篮球场上远远地看见张起灵;他在游戏厅前朝张起灵大吼大叫;张起灵背着书包和清秀的女生一起离开的背影;张起灵在满天星子下握住他的手;张起灵满身是伤的身影;张起灵吻了他……
  这一切都和那个人息息相关,他转瞬即逝的笑颜,早已深深根植在他血脉中,深深眷恋,无法忘怀。
  张起灵转过身来,握着他的手,道:
  “不会。一直是你的。我一直在等你。”
  此时的吴邪,除了感动,一句也说不出来。
  只能用行动来表明了。
  吴邪主动吻上他的唇,在他的唇上辗转研磨,张起灵回过神来,开始热烈地回应,横在他腰间的手臂渐渐收紧,舌头小心翼翼地嬉戏、吮吸、纠缠。这是一个极其缠绵的吻,两人的唇舌亲热地交缠,吻到最后让吴邪脸红心跳不止。
  ……没有引发血案?Oh yeah,这是一个胜利……他头昏脑涨地想。
  “吴邪。”
  低沉清冽的声音在狭小的空间内响起,如同雨水不断滴入地面上的水洼,偶然听到,令他很是心动,心情也如湖面泛起涟漪。
  那么喜欢他……那么喜欢啊……连声音都喜欢得紧。
  仿佛有逝去的风,低低地吹过,带起窗台上风铃叮咚的响声。
  吴邪靠在他肩上低喘,张起灵吻着他的眼角,鼻尖,伸出一只手抱着他,抚摸他的背脊。
  “……在一起吧。”
 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,听上去居然有几分温柔。
  吴邪正攀着他的肩膀,朝上望了望他,突然把头埋进他颈窝里,闷闷地道:
  “好。”

评论(6)
热度(14)

© 昭步 | Powered by LOFTER